文手技能没点
画手技能一阶
(ノ)´•ω•`(ヾ)

【叶蓝】小蓝帽和大灰狼

Aria:

艰难的考试周里喘口气撸个段子 下周还有最后两门_(:з」∠)_ 十几门考试的苦谁懂。

其实跟我预想的写的不太一样【越写越不对了。


----

  大春感冒了。

  他揪着纸团苦恼的看着眼前一堆要提交的报表和资料,吸了吸鼻子把纸巾搓成团往门口的垃圾篓里扔,用投篮的姿势。

  蓝河出现的时候手里捧着刚泡好的999感冒灵,“大春我给你冲好了你……”

  “……”

  “……我再去给你冲一包好了”蓝河低头看着泡在杯子里的纸团,眼皮跳了一下。

  “等会儿蓝桥,”大春用浓重的鼻音喊住刚转身的蓝河,“我自己去冲就好了,你帮我把这堆资料送去战队吧,我这样去万一给战队传上会被激进分子围剿的。”

  “你这是单人副本我实在是有心无力。”蓝河顿了两秒,“我去送,你去医务室休息一会儿吧。”

  和网游部的同事说了一声蓝河就套上他的蓝色连帽衫抱着一沓纸片出了大门。

  初春的空气还是有些凉意的,蓝河小小的打了个哆嗦加快了脚步。

  大春迷迷糊糊的想着资料的事解决了我就去躺会儿吧,哦,得先吃药。

  这999怎么有棉絮一样的东西……过期了?

  靠我忘了倒掉重泡了!

 

 

 

  “老叶!?老叶你搞什么啊别往人身上靠啊!队长你看他这是什么样啊!我靠谁给他喝的酒啊!!!你们不知道老叶的酒品就跟闹着玩的一样吗!”

  “兴欣的人呢?”

  “姑娘们逛街去了。”

  “乔一帆和莫凡跟着拎东西去了。”

  “就说能有点用的还有谁吧。”

  “没了,该趴的都趴了,咱们这边也没几个完整的了。”

  “魏老大呢?”

  “和方锐玩追赶跑跳揍呢。”

  常规赛对战蓝雨的欣兴赛后在饭店的包间里一片祥和……

  个蛋。

  喻文州也没法把醉的不省人事的叶修丢着不管,看了看四周,残存的dps和治疗差不多也要红血了。

  “少天。”

  “什么事儿队长!把老叶扔出去吗好的我知道了我这就去!”

  “送叶前辈去网游部的办公楼休息一下吧,那儿近。”

  “队长。”黄少天看了眼叶修,又抬头看了看喻文州,“你这么相信我真的没问题吗。”

  “^ ^”

  “好吧,等老叶醒了务必让他递交一份情感真挚的感谢信和对蓝溪阁财产物资的保护协议。”

 

 

  黄少天连拖带拽加背的把叶修带到网游部的医务室时,大春在冲他的999感冒灵。

  具有冲击感的画面让他还没来及揪鼻子就把刚抽出的纸巾扔进了杯子里。

  大春只好把医务室的位置让给了昏睡的叶修,打算去接待室休息休息。

  大春,你边上还有个黄少天呢。

  大春,你的999还冲不冲了?

  大春你好甜啊。

  喻文州和兴欣交代完队长的去向结了账就带着蓝雨的残留兵力回了蓝雨。

  蓝河正在跟门卫解释自己的确是蓝溪阁的成员来送资料的只不过忘记带工作证了,喻文州在身后拍了拍他,然后指了指他手里的资料说,给我吧我带上去就行。

  蓝河一个激动原地旋转了180°僵硬的伸直胳膊把资料递向喻文州。

  “喻队好!”

  “你好,辛苦了,大春呢?”

  “大春感冒了怕传给战队就让我来了,我是蓝桥春雪。”

  “嗯,公会的管理辛苦了^ ^”

  “蓝雨加油!蓝雨必胜!”

  “呵呵,谢谢。”

  客套话说完了蓝河犹豫着问喻文州要了签名又略带失望的说了再见,喻文州笑了笑说少天这会儿应该还在网游部,你回去应该能见着的。

  蓝河带着闪着光的眼睛和喻文州道了别就开始一路小跑。

  路上的小贩卖着当季的水果,蓝河看着新鲜就挑了几个准备捎给同事也带着慰问大春,估摸着感冒药也差不多见底了,他又绕了点路去药房开了药。

  黄少你务必多留一会儿啊!我马上就……

  啪嗒。

  靠这剧情说下雨就下雨啊。

  离大楼不远了雨也不算特别大,蓝河把连帽衫的帽子往头上一扣就开始了百米冲刺。

  为什么我今天一直在跑哦。

 

  蓝河感到了心塞。

  他看见笔言飞喜滋滋的把夜雨声烦的新周边翻了个面给他看。

  用金色的记号笔龙飞凤舞的写着黄少天三个字。

  黄少呢?

  回去了啊。

 

  蓝河耷拉着脑袋把手里的水果放在桌上,早知道不给你们带了,他嫌弃的说。

  别嘛,蓝桥大大最好了,这话还没说完东西就被抢走离开蓝河的视线了。

  蓝河悲怆的挤出一个笑,为人民服务到底,我去给大春送药了。

  啊大春今天没吃药吗?

  这话怎么听着那么不对耳呢。

  不会啊,我看他去开水间冲了3次999了。

  那就是药吃多了。

  这对话以前听还很正常的啊?

 

  蓝河提溜着一袋水果和一袋药推开医务室的门。

  床上躺着的人被棉被遮了大半,蓝河的角度看不出什么来。

  睡着了?

  他轻手轻脚的走到床头,

  然后靠了一声。

  大春你憔悴到整个人样子都变得嘲讽了吗。

  不不不这他妈是谁。

  叶修从醉酒的状态恢复了七成,现在处于那种明明能听到外界动静但是感觉自己是在沉睡的状态。试图睁开眼睛活动一下臂膀,却觉得像是有千斤重的东西压在身上,模糊的看到一个蓝色脑袋的身影。

  蓝河从外面跑回来的时候忘记把帽子摘下来了。

  “……”叶修动了动嘴,听不清说了什么。

  “叶神……?”蓝河愣着消化了一下状况,“叶神你这是怎么了?”

  “唔……”叶修又挣扎了好一会儿,“头还是挺晕。”

  流感的季节,全民的感冒吗。

  “叶神我刚买的药,给你倒杯水来吃?”

  “没事,我缓缓就行。”叶修撑起身子,意识回复的差不多了,就是身体还有点跟不上节奏。

  “行,那,那我还是去给你倒杯水润润嗓子吧。”

  “麻烦你了,对了能把手机借我一下吗,给文州打个电话。”

  “哦哦好!”蓝河忙不迭的把手机递过去。

  “挺简洁啊,我以为会有一串夜雨声烦的挂件呢。”

  “还有件事啊。”

  “啊?”

  “你的衣服不会是什么黄少天同款吧?或者其实你是我们队的莫凡粉?”

  “不是啊……怎么……”

  …………

  蓝河反应过来以后几乎是秒速摘下了帽子,尴尬的说了句我忘了就往茶水间去了。

   给喻文州的电话刚接通,那头喻文州叶前辈的字音刚落就听见身后啪嗒啪嗒的脚步声然后就是黄少天铺天盖地的牢骚。

  叶修叶修叶修你妹你知道我花了多少力气把你弄过去吗!我回来的时候还下了一路的雨我容易吗!我告诉你感谢信没有5000字我不承认啊!等等这手机是谁的大春的吗?说到大春你看人家重感冒都把床位让给你了你……

  叶修把电话放在面前立了好久,等到黄少天的声音停了才又靠近话筒。

  文州啊给我总结一下。

  叶修用了2分钟把事情搞通了,也知道了电话的主人是谁。

  叶修想到刚刚的蓝河,随口又问了句,诶小红帽的故事最后是什么样的来着?

  蓝河推门进来刚好听到这句话,突然觉得画风有点诡异。

  叶修挂了电话,对端着水和果盘的蓝河笑了笑说,蓝雨的售后服务挺好的啊。

  蓝河觉得大神不愧是大神,即使不是专业术语他也不太能听得懂。

  送完水果和水,蓝河打算回去的时候叶修把他喊住了。

  “我在你们蓝雨人生地不熟的挺无聊,陪我聊一会儿怎么样?”

  蓝河挺想说不怎么样的。最后还是搬了个凳子坐在床边。

  “叶神,我觉得我们的话题层次不在一个次元啊聊什么。”

  “人生理想?”

  “我说我要超过你成为荣耀第一你看行吗?”蓝河目死。

  “有点难啊这个,话说你是蓝溪阁的?”

  “其实我中草堂来的卧底。”

  “ID?”

  “车前子。”

  “蓝河?”

  “不,我是曙光旋冰。”

  “哦~”叶修拖了个长音,“我和你们蓝桥春雪挺熟啊,他最近怎么样?”

  “挺……挺好的。”蓝河头皮有点僵硬。

  “你别说,很久没见了还挺想的。”

  “啊……是吗……”蓝河的腿有点僵硬。

  “你帮我问问他愿不愿意来兴欣呗。”

  “不愿意!呃……我说是说蓝桥他对蓝溪阁很忠心的不会去的。”

  “你们这儿没叶修粉吗?”

  “叶神你挖人都挖到三次元了吗”蓝河扶额,“大家多少都挺喜欢你的。”

  “是吗,网游里都追着我打啊,这是你们爱的表达方式?”

  “那还不是因为你……欠揍”最后两个字蓝河把身影压得很低,低到只有自己听得见。

  “没有什么人特别喜欢我吗?”

  “不会有人去兴欣的你放心。”

  “哪儿啊我只是想知道而已。”

  “……”

  “嗯?”

  “蓝……蓝桥吧……”蓝河整个人都僵硬了,声音跟蚊子哼一样。

  “什么?”

  “我说蓝桥!”破罐子破摔,反正你也不知道我是谁。

  然后蓝河看见叶修脸上挂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笑,他伸了个懒腰,掀开被子下床活动了几下腿,感觉上是神清气爽了不少。

  “那他在吗?我去找他谈谈人生聊聊理想。”

  砰咚——

  蓝河起身的幅度太大把凳子绊了个结实,捂着腿蹲在地上,抬头看着叶修艰难的开口,

  “那什么……蓝桥今天没来上班,叶神你想说什么我给你传话吧……”

  “……”叶修好笑的看着他,“不好吧?”

  “没事我和蓝桥关系铁着呢你放心。”

  “想和他说个故事。”

  “小蓝帽和大灰狼。”

  “啊还有,”

  “我也挺喜欢他的。”

 

  蓝河蹲在地上当了好久的机,一个字也憋不出来了。

 

路过的大春第四次把纸团扔进了冲好的999感冒灵里。


--END---


评论
热度 ( 235 )

© 肥死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