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手技能没点
画手技能一阶
(ノ)´•ω•`(ヾ)

《一叶知秋》——关于叶修和叶蓝的一些混想

韩梓扬:

所以我是叶蓝挂儿的,也不为什么,就是妈性,觉得人都要好好的,觉得额叶修这么累,就应该有地方歇一歇。←说得真好QWQ

佛心蛊:



一叶之秋应是一叶知秋,错了一个字,就糊涂用着,原本对的那个更适合叶修。

全职同人里第一个CP是叶蓝,但最不想写的也是叶蓝,因为叶修难写,哪怕夹在别的CP里放私货,他想什么说什么也是最让人费脑的事儿。

跟 @靴下猫腰子 说起这群人物,我说我最不乐意写的有两个,一个是包子,不能用逻辑推断的外星人实在不好写。另一个是叶修,太明白的人不好写。

叶修这个人物自然挂着很多主角光环,当初腰子看不顺他也是因为这,只是我到觉得他是做人做得太明白,什么事都攥得在心里,外面露出来的再随意惫懒,都遮不住心肝肚肺肾里散出来的累。

这是个时时刻刻给旁人当着主心骨儿的人,却没人替下他自己来给自己当主心骨。

技术好的人海了去了,但有他那一份儿对自己对人生的透彻的,却是罕见。

能一较高下的,大抵也就王大眼,老韩不算,他眼里霸图重于一切,没那样的精力拨心思看整个大局。

说叶修二十五郎当岁,也勉强过得去,其实叶修这样的性情和思维,对全局利弊的把控以及根据人性做出的精细判断,说他的心四五十,也不为过。

所以,出走,伞哥,嘉世王朝的从无到有,从巅峰到没落,到叶修亲手终结了它再重头开始,都是必须。

二十五的男人经历了这些,也就熟成了不惑。


一叶知秋,经验,敏锐,大局眼光,缺一不可。

无可争议的主角,大神,笑脸儿狐狸说着一流的垃圾话,伸着爪子划拉着副本出产朝兜里揣着,寻思着怎么弄个冠军回来,目的却是想朝荣耀这水塘子里砸个皇陵镇墓兽嫩大的石头块儿,砸起一池的波澜。

山呼海啸的一个家伙,到哪儿就生乱,浑水里摸鱼,火堆里取栗,黑爪子里捧着个小本本,目光懒怠里有无人能及的冷静。

要不包子叫他老大?事儿事儿的一个人,身边不能更热闹了,但因为他想的做的要的,就从骨子里淌出来寂寞。

这种寂寞,是一种无法消解的高处不胜寒,是一沙一世界的距离,不管怎么贴都不能近,也琢磨不到。

年轻时的两个人,一对兄妹,大概是最接近的了。

同伴有,同志有,朋友有,但总有些隔着,一旦到了某个阀值之上,那楼梯上站着的,只有他一个人。

虽然不恰当,但形象一些,九五之尊也就这样,他所思所想所见的,并没有人跟他一样,所以也无人能够替他分担。

自然,这样的叶修是一条好汉子,清楚自己要什么就伸手去拿用心去做,又有随缘的智慧,只是难免了在其位谋其政的劳苦。

就算是腰子,也跟我说,叶修太累了,瞧起来都心疼。

所以我是叶蓝挂儿的,也不为什么,就是妈性,觉得人都要好好的,觉得额叶修这么累,就应该有地方歇一歇。

蝴蝶写到后面基本没蓝河事儿,他也不是职业选手,很正常,但是有一个细节,叶修在神之领域又遇着蓝河,记着他的神领ID,妥妥儿地认了出来。

这游戏且不是看着真人捏的脸呢!

叶修这人嘴巴是四六不着的,垃圾话一套一套的滚,但对着蓝河,就收拾出一份认真来,又把认真朝不认真里裹挟,弄得跟一条驴打滚似地,吃进去滋味合着得一团粘腻,你也分不开到底他究竟是真心还是假意。

撇去那些CP不说,单大家互相为敌却把公会事儿朝蓝河一丢了事的死乞白赖,这般的信任和赖皮都是少见的,因为这一次是没拿着条件去交换。

叶修总是赖的,但要么是他强得可以压过别人,要么是他手里有可以置换的条件,只这一桩,他让蓝河办事,拿什么跟人家换?又用了什么来压他?

不过是,敏锐到知道这个人性情认真且正派又兢兢业业,便把责任甩给人家。

这一份信,不说难得不难得,蓝河的性子,的确不能推拒。

给人家保姆称号几个意思?

再没这样捉狭的事儿,擅长的是夹枪带棒,却不是直接得毫无遮掩。

蓝河是可信之人。

将肩上的责任卸一些给他,还能开起了玩笑。

咦?竟然。

所以,我叶蓝。

为叶修这一分的信和赖,为蓝河埋怨里挑责的一些顾念。


蝴蝶完本了,我也就胡思乱想了,当然,叶修的累是他自己要的,十分享受。

人家是职业的嘛!

评论
热度 ( 586 )
  1. 桨🐳佛心蛊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暗里着迷。
    佛心蛊:

© 肥死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