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手技能没点
画手技能一阶
(ノ)´•ω•`(ヾ)

哭惨了留着以后再哭QAQ

北斗末星小摇光:

再见,林敬言


(本文是借全职原著1574~1575章写出来的脑洞。

   觉得原著中对林敬言的想法提及得不够

   以及对于原著里隐藏了林大大发表退役宣言之后和点心在通道里相遇时的对话,事后方锐 

   大大也是表示那些话我自己说给我家老林听就好才不能告诉你们这些记者呢哼

   实在是好奇 而且实在是想补全这一段

   于是半原著 半同人的 写完了这篇文

   非常喜欢林敬言 他不像其他大神那样耀眼 不像他们那样难以企及 就像一个很平凡的我们 在追

   逐前方的背影,也会因为拼命努力而不断成长 拼搏而无悔

   于是 林敬言中心向 微林方 老林的视角 尽量不OOC但是如果OOC了请见谅T^T

   那么 请愉快地食用吧>,< )


第十赛季·季后赛·半决赛·霸图vs兴欣·第三场

灯光慢慢地亮起,全息投影逐渐散去,最后站着的身影,不是霸图。

林敬言微微晃了神,手指无意识地抚摸着陪他一起征战多年的键盘的鼠标,某些按键已看不清所标示的字符,而某些却依然无比清晰。这些老伙计见证了无数次他获胜的喜悦和失利的辛酸,见证着他的手速从初入联盟时的职业中游,到追赶大神的脚步而不断进步的巅峰,一直到现在,被岁月侵蚀得不断减慢,不复平稳。

他的思绪好像飘了很远,却又好像一直扎着根没有离开。直到比赛席外响起了轻微的躁动声,他才仿若猛然间从梦游中惊醒一般,站起身来,压下纷乱的思绪,迎着白晃晃的灯光,走向他的战友。

他们霸图的队长韩文清,依然是如此的沉稳,他看到林敬言出来,并没有多言,只是微微地点了点头,便率先转身向前走去了。跟在他身后的张新杰,面上依然波澜不惊,但是凭着林敬言和他两年队友的了解,此时他必定已经从头到尾好好地梳理过几次整场比赛了,所有的闪光点,失误点,无论是对手的亦或是己队的,就像格式无比明确的记录仪,已经列出了一张严谨的表。在他旁边站着的张佳乐,看着他欲言又止,几次想要说点什么,到最后也只是眼睛里流露出不甘的神色,而后狠狠地把头偏向了一边。林敬言看着他赌气一般的神色,也只能是摇摇头微微笑了,带点无奈,带点苦涩。

又一个赛季就这样结束了,霸图的第十赛季,林敬言的第九个年头。林敬言抬头看着满场观众,没有人喧哗,没有人喝彩,没有人露出十分高兴的神色,霸图粉丝不可能会,兴欣的支持者却也没有在失败者的主场上过分激动。两支战队,四位老将,所有人都知道这场比赛意味着什么,这已经远远不止是一场简单的比赛,而是他们的倒计时,多走一步,他们离荣耀职业赛场这个舞台的终点就要更近一分,当有一天他们走向那个无可避免的终点,那就不再只是赛后寻常的告别。当夏天过去,新赛季开始,他们熟悉的身影永远不会再在这片挥洒热血的战场上出现,他们转身,不带走一片云彩,却留下了一代荣耀人对他们的记忆和情怀,直到时光再碾压过,直到很多很多年后,记忆不再清晰,人们只能似是而非地想起“啊,当年,好像是有这么一个人,他的打法我还曾经学习过来着呢......”

韩文清走上前,看着给他划下休止符的叶修,看着第四次让他和他的霸图饮尽苦酒的叶修,看着这个和他缠斗十年从无休止的叶修,没有多言,只是“恭喜”简单两字。恭喜胜利,对方的欢笑,自己的悲伤。

“谢谢。”叶修答到。两只手握在了一起。

所有人都默默望着场上的老将,这样沉重又珍贵的情感压在他们的心头,几乎要逼出他们眼睛里的泪花。直到有掌声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蔓延,逐渐响彻整个赛场,那是他们仅可以为选手们送上的最真挚的感谢和尊重。

“很好的比赛。”林敬言跟着走上前去,同叶修握着手说道。

“谢谢。”叶修依旧是这样简单的答复。

林敬言看着这个他九年职业生涯中鲜少打败的对手,这个始终站在荣耀巅峰的男人,这个被称为“荣耀教科书”、至今还在不断带着荣耀往更高处前进的人,心情很复杂。荣耀不是一片努力就可以成功的土地,他恐怕是最清楚明白这个道理的人。在这里,每个人都会用尽他们所有的力量去让自己变得更强,只有变得更有力量,才能在更大程度上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才能帮助自己的团队抓住那抹每个荣耀人都向往的荣光。他进入呼啸不久,就被委以重任,之后更成为呼啸战队的队长,带领着他的伙伴冲锋陷阵。他自知自己并无天赋,也不是天才,唯有苦练才能追上大神们的脚步,可恨自始至终,他甚至没有能和他们站在同一水平线上,他所有的、日以继夜的努力,只换来了一个离大神的光辉最近的位置,而之后的年月里,他用最饱满的精力去奋斗,提升自己,阅读比赛,钻研规则,也只是能勉强做到追随着大神的进步而不落后。如今,踉踉跄跄追逐了大神那么多年的他,已经走到了自己职业生涯的最后时刻,他明白自己已经无以为继,经验的累积已经无法弥补他退化得越来越快的反应、意识、手速和操作,因此他必须离开,在自己还没有狼狈得一泯众人之前。

接下来站到他面前的人,他甚至不用睁开眼睛就可以清楚确定。那个属于“黄金一代”正值当打之年的,从蓝雨训练营拉来在第四赛季来到他身边的,原本要来接替他的流氓职业却误打误撞练就了盗贼鬼迷神疑而成为他多年的最好搭档的,和他组成“犯罪组合”征战联盟的,最熟悉了解他的少年。这么多的定语似乎已经成功概括了他们之间的关系,但是他在他最需要助力的时候来到他的身边,陪他面对了如此多的欢笑和泪水,这样的羁绊又怎么能是几句话就能说得清的呢?

太多的话想要倾诉,到最后却也无法言说。于是林敬言面对他的方锐大大,也只是简单地说了句“恭喜,加油”就要继续和下一位的握手。方锐看着这个亦师亦友的人,看着他眉间平淡又释然的神色,心里涌起了强烈不安的情绪,于是他死死抓住了林敬言的手腕,脸上一点玩笑神色也无,只是无比慎重地摇了摇头。

「不要轻易做那个决定。」他心里想说的话,林敬言一定能明白。

而林敬言只是轻轻地挣脱了方锐的手,也是对着他微微地摇了摇头。

「我已经决定了。」他同样知道,他会懂。

他毅然地往前走去。


〖赛后·霸图记者招待会〗

面对这样一支虽败犹荣的战队,没有记者忍心一上来就用刀戳他们的伤心处。第一个问题照例是询问他们对对手的看法,张副队用完全客观严谨的口吻和高端专业的知识分析了整场团队赛,一年的努力付之东流并没有让他的神色露出半点不豫,那张古井无波的脸,完全掩盖住了他的痛苦失落和遗憾,绝对中肯和绝不发散的分析,让在座的记者无法从他的回答中找到半点切入口去询问他们最想知道的那个问题。

无奈之下,记者只能生硬地重新开启了一个话题。问题很直接。

“那么在今天这场失利后,几位对未来又有什么打算呢?”

会场瞬间就安静下来了。毕竟这才是他们最最关心的,从这支严重“老龄化”的战队成军以来就不断引发热议的话题。

韩文清首先表达了继续战斗下去的决心,张新杰毫不犹豫地接上,张佳乐也表示绝对不会放弃。

此时场上,只余林敬言没有发言。

在这一瞬间,所有人都意识到,即将要发生的,他们期待着的话题,同时也是回避着的事实。

林敬言站起身,准备着他对大家说的,最后一番话。

“我想,我是时候结束了……”

九年职业生涯,荣耀给了他太多太多。对手。伙伴。扶持和依靠。你死我活的争夺。一次一次突破自己的极限。做以为自己无法做到的事。遇到对的人。分享喜悦和悲伤。

“而在这最后,我要感谢。”

在这最后的最后,当他终于决定要离开,他于是能以最单纯最真挚的神态,来说出所有的感谢和祝福。

“首先要感谢现在坐在我身边的队友,在来到霸图之前,我从来没有想到过有一天竟然能有机会和你们一起为了冠军而战,你们都是联盟最优秀的选手,能和你们并肩作战将是我我幸运,也是我毕生的荣耀。”

 “因此我也要特别感谢霸图这支队伍,感谢这支队伍在我的生涯迟暮之年还能给予我这么好的机会,这两年我很充实,也很快乐,唯一遗憾的就是我到底还是没能和大家一起捧起奖杯,在这里我也要向霸图的诸位说一声抱歉,我……不能再和大家一起努力下去了。”

曾经的你们,是他奔跑的方向,是他可慕而不可成为的神级人物。当第八赛季的他被逼离开呼啸,离开一直培养他,他一直带领着的母队,他的内心仓皇无措。他想这还不是尽头,他还可以再发光发热,多么感谢这个时候的霸图,几位老将聚集在一起,用最大的包容给他栖身之所,让他的职业生涯最终避开了那个草草几笔的结局,让他可以自己书写他的结局,让他可以继续燃烧自己。

“这个决定并不草率,是我思考过自己的状况后做出的慎重决定。我认为我的职业生涯,应该到此为止了。”

他清楚自己的状态,该是给自己亲手画上句号的时候了。他不是失去了斗志,而是岁月在他身上刻下了比他人更深重的凿痕。本来就是依靠努力去达到的高度,与之相对,他必须付出更多的代价才能维持住,而如今,他终于不能够继续。

“人生没有完美,很不幸我没有拿过冠军,但是从呼啸到霸图,我的身边一直都有最优秀的队友,是荣耀让我遇见了你们,我要说的是,能玩到荣耀,能成为一名荣耀的职业选手,这就是我一生中最幸运的事。”

这联盟之中,拼尽一切未能拿到一冠的人有多少?天才如张佳乐,也尝尽四亚的泪水;狂狷如孙哲平,却因为手伤早早离开这个舞台;战术精良如肖时钦,带着雷霆却从来没能闯过季后赛首轮。对冠军的渴望,他林敬言不比任何一个人少,那颗渴望捧冠的心,更是一刻不停地在他的胸腔中跳动。但是,人生没有完美,但他的身边有方锐,有韩文清,有张佳乐,有张新杰,有全联盟最优秀的人相伴征程,他亦是何其有幸?

“今天我先一步离开这片赛场,但我不会离开荣耀,永远不会,我还会一直注视着你们,祝你们能实现你们的理想。”

荣耀不再只是一个游戏,也不只是一个红火的电竞项目,他陪伴着荣耀的成长,荣耀已经深深扎根在他的生命中,成为他人生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毕竟,毕竟,他人生中最美好,最充沛饱满的一段时光,都已经奉献给了荣耀,之后无论他在哪,是否真的散落在天涯,熟悉的面孔是否都已消失,荣耀都会永远将他与他们血肉相连。

“在最后,我要祝福所有人,和荣耀相关的所有人。是荣耀将我们串联在了一起,这将是我们必生的荣耀!”

此生无悔入荣耀,

此生无悔入荣耀。

此生无悔入荣耀!

“谢谢大家,祝大家好运……”他最后鞠了一躬。

身边霸图的三位队友起身和他握手拥抱。他们从此不再走在同一条路上,但彼此的神色中,都有坚定在发光。


发表完退役感言,林敬言在一片闪光灯和静默中,朝着离开通道,结束了他职业生涯中最后一场记者招待会。

记者们似乎久久没有反应过来,一直到他走出去很远,才有细微的响声又从通道那端响起。

林敬言慢步走着。这条不长的通道,他却像是在打比赛时一样认真地走着。多少次他从这样的通道中去往那个记者招待会,忏悔失败,庆祝胜利,总计经验,汲取教训,宣告决心。如今这恐怕也是最后一次走了,一天之内,很多个最后一次,他都想好好地珍惜,好好地记住。

然而走得再慢,也有终点。通道前方终于露出了点点微光,他却在这样的微薄的光线中,清晰地辨认出了那人斜倚着墙壁的身形。

他轻轻叹了口气,步子不停地走上前去。

“等很久了?”他问。

“没有,就出来了一会儿。里面的小年轻,你也知道,进了总决赛开心得不行,我这低落的,不想去影响他们。”方锐回答。

林敬言知道他是为自己难受。一时间却也无法安慰。

他本以为他会在方锐的陪伴下,一起努力去争取那座冠军奖杯。带着唐三打一直打一直打,直到累得再也打不动了,直到他的嘲讽也无法再让他爬起来继续战斗,就把呼啸交到他的手上,自己安心退役。谁曾想世事多变,他被唐昊成功以下克上,被逼走呼啸,和霸图签约。这一切都来得太快太突然,他纵使万般想留下,奈何呼啸并不念旧情,他只能仓促地,离开了方锐,离开了唐三打,离开那个他为他们一起设立的目标。

一年以后,同样的命运却发生在了方锐的身上,无法和战队兼容的猥琐流,只能无奈离开,他的新东家竟然是初入联盟的兴欣,甚至大玩转型,放弃了盗贼而转攻气功师。他们在比赛中相遇过,对彼此的熟悉让他们在预判和见招拆招时打得无比艰难。两人都必须放弃那个最熟悉的自己,另辟蹊径才能战胜对方,那一场比赛,他们作为对手,亲手将曾经的羁绊和信赖,熟悉与了解割断,这样做的时候,两人的心头浮起的,都是苦涩的甜蜜啊。

就这样,通道里又陷入了静默。

“你之后,有什么打算没有?”这次是方锐主动打开了话题。

“现在还不知道。也许会到处走走,看看国外的荣耀联盟发展地如何;也许会找一个安静的小村庄好好地休息一段时间,毕竟这么多年,我一直都过着快节奏的生活,成日里对着电脑,也有些受不了了;更有可能,是找一个离你不远的地方,开一家花店,成为你的死忠粉,跟着你到处去比赛,输赢不忌,在比赛结束后准时给你送上一束花,让你觉得我时刻都还陪在你身边,这样你觉得如......"

那个何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已经被方锐扑上来的拥抱打断了。他把头深深地埋进林敬言的肩窝里,无声地呜咽着,不一会眼泪就打湿了林敬言一大片衣服。

林敬言轻轻地拍着他的背,无声地安慰着他。他的退役对方锐而言肯定是难以接受的,尤其还是在季后赛这样你死我活的赛场上,方锐亲手送他出局,他的心里肯定会非常不好受。但这样的阵痛是必须接受的,因为方锐还有好长的路要走,而他已经注定无法陪着他一起站在赛场上了。

别难过。别难过。

你终究会平静地接受我的离开。

而我,虽然不能继续陪你征战,但一定会站在你背后,一直守护你成长的。


『赛后·兴欣记者招待会』

当众记者询问方锐对于林敬言退役的看法时,方锐只回答了四个字。

“祝他好运。”

面对记者的追问,他亦没有说更多。

因为他明白,那个人,那个总是微笑着守护他的人,那个温文尔雅的人,纵使退役,也会始终伴在他的左右,做他最坚实的依靠。

我们的未来,一定会好运的。







评论
热度 ( 50 )
  1. 肥死你夏天里安稳睡着的云 转载了此文字
    哭惨了留着以后再哭QAQ

© 肥死你 | Powered by LOFTER